主枪弓,阿茶赛高!杂食,好吃的都会放进嘴里(x)自high无逻辑,不疯魔不成话。

精灵的宝藏(上)

就好吃到炸裂了亲们!!这就是甜饼啊啊啊(*´艸`)旋转升天(幸福的无语轮次这世上没有我) 天下皆白: 精灵的宝藏(上) 狂王弓、C汪影弓 骑士进入这片森林的时候,夜色渐渐笼上了橡树的叶梢,精灵的歌声从密林深处传来,月亮慢慢升起,星星点点的荧光在密林的叶隙间浮动着。 骑士握紧了手中的赤色长枪。夜晚的密林静谧安详,空气里弥漫着野玫瑰和接骨木的芳香。他听见自己落在密林落叶上的脚步声,听见精灵悠长空灵的吟唱,他小心的避开树梢间浮动的绿色荧光,今夜是个满月之夜,那些漂亮迷人的光点也许并不只是萤火虫,也许有栖息在树上的小精灵,在月圆之夜离开橡树的树梢。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位漂亮的骑士?” 夜色中浮现出的人影挺拔修长,绿色的荧光环绕在他身旁,有的落在他斗篷的兜帽和手中的法杖上。 “抱歉打扰了您,森之贤者。”骑士恭敬的垂首鞠躬。 “漂亮的骑士,漂亮的长枪。”略带戏谑意味的声音从四周传来,骑士知道,那是眼前人的声音,密林的守护者。 “你从乌鲁克来,那可真是够远的地方。”森之贤者抬起手,一团金色的荧光星星点点,落在他的指尖上,骑士发现那是一只穿着黑甲的小精灵,精灵背后展开的一对翅膀散发着淡金色的荧光。“从那样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是要寻找密林的宝藏吗?真是令人惊讶的勇气啊。” “勇气是骑士的基本品格。” “唔,年轻的骑士,我知道你的事迹。”森之贤者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骑士手中的赤红长枪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回身刺向黑暗,在枪尖距离出现在黑暗中的森之贤者还有三寸的时候收住了长枪的去势。 “唔,不错,身手和反应都像传闻中一样漂亮。”森之贤者的声音漫不经心,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飞到半空中拉满了弓弦的小精灵白色的头发,将小精灵提着衣领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借着密林罅隙里落下的月光,骑士看清了那是个肤色偏深的精灵,银白色的头发看上去有毛茸茸的触感,刘海垂顺的盖在额头上,精灵有一双钢灰色的眼睛,左眼下方有蔓延至左侧脸颊的细密的暗红色纹路,像是瓷器釉面上的裂纹,虽然有些突兀,但毫无疑问,这是个相当漂亮的小精灵。 “我无意冒犯您和您的精灵,”骑士收回了长枪,“我从乌鲁克前来,寻找密林的宝藏。” “很多人来到这里寻找宝藏,但很少有人能活着离开。”森之贤者的声音并无怒意,甚至似乎还带着一点轻快的意味。“仅仅有勇气和漂亮的身手可远远不够,漂亮的骑士,满月之夜,是宝藏守护者力量最强大的时候,想要继续前进,就要有赴死的觉悟。” “感谢您的忠告。我在临行前承诺会将密林的珍宝献给我的王,骑士从不违背自己的誓言,即使要面对死亡的风险。” “看来你是要继续前进了?”森之贤者安抚似得拍了拍肩膀上的精灵,精灵的翅膀轻轻扑闪了一下,像是极为不情愿的放下了手中黑色的弓箭。 “我无意冒犯您,也无意冒犯密林中的精灵,但如果您要阻止我履行自己的承诺,我只能用枪与剑来证明自己的决心。” 森之贤者修长的手指在法杖上点了点,“那么祝你好运,骑士,据我所知,你的运气一向不怎么样。” “确实如此,”骑士听出了森之贤者语气中的戏谑,“也正因如此,我能来到这里得益于绝对的实力,这或许是比其他寻宝者略有优势的地方。” 等骑士的身影隐没于密林深处,坐在森之贤者肩膀上的精灵振了振翅膀飞到森之贤者的兜帽下方。 “为什么要放他进去?” “为什么不?已经很久没有人找到这里来了,难得的机会,让他止步于此,不是会少很多乐趣?”森之贤者掀开了兜帽,露出一双鸽血石般的红色眼睛,“他是个漂亮的家伙,不是吗?” “你该不会是被他的泪痣给迷惑了吧?”精灵钢灰色的眼睛里流露出鄙夷的神色,“伟大的德鲁伊。” “那样的话也应该是抗魔力低下的你这家伙被迷惑,”红眼睛的德鲁伊提着小精灵的衣后领,“况且爱情痣只会对异性起效果,看起来你又没有认真看书啊,小混蛋。” 精灵扑闪翅膀的频率加快了一些,淡金色的荧光愈发亮起来,年轻的德鲁伊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小家伙生气了。 “哎呀哎呀,相当可怕的表情呢。”森之贤者摸了摸小精灵的耳朵尖,“不过现在这副样子可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啊,小家伙。” “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变身了,”小精灵凶狠的用黑色的弓戳了戳森之贤者的手指,“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森之贤者笑起来,将小精灵放回自己的肩上。 “我等着那一天。” “有人进到这里来了,库丘林。” 靠着巨石的宝藏守护者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如同经年沉淀的血液。那双眼睛里映出一个精灵的影子,四只翅膀的小精灵在半空中散发出金色的荧光,红色的袍角像裙摆一样,在夜风里浮动着。 “德鲁伊把那个人放进来了,”精灵的白色头发向后梳起,露出额头和眉心浅浅的纹路,“真是不像话,他和他那个见鬼的精灵没有做过一件正事。” 名叫库丘林的宝藏守护者用他黑色长尾慢慢卷住了精灵的腰,他极为熟练的让精灵避开自己尾巴上的利刺,将精灵举到自己的面前。相较于明显生气且带着嘲讽语气的精灵,库丘林暗红色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情绪,平静如同一汪死水。他微微侧着头,看着被自己用尾巴提起来的小精灵,仔细确认过精灵并没有缺少一根头发丝后,才将他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库丘林侧着头看着精灵,“这里。” “是个骑士。”精灵蹲坐在库丘林的膝上,“迪卢木多·奥迪纳。” “一个人?”库丘林眯起了眼睛。 “是的,只有一个人。”精灵振了振翅膀,离开了库丘林的膝盖。 “今晚是月圆夜。”库丘林的目光随着精灵移动,看向密林缝隙中露出的满月,“他不该今天闯进来。” “确实,或许真像德鲁伊之前说的那样,迪卢木多·奥迪纳是个运气不怎么样的骑士。”月光下精灵身上的金色光芒渐渐盛大起来,金色的光点逐渐笼罩住精灵的全身,像落在密林里的耀眼星芒。逐渐扩大的金色光芒中逐渐出现了一个轮廓,挺拔修长,被气流激起的袍角在光芒里飞扬。“月圆之夜他要面对的不只有宝藏守护者的长枪,还有精灵的弓箭。” 库丘林眯着眼睛看着那团耀眼的金光,直到光芒慢慢暗下去。 “不,”库丘林看着褪去的光芒中逐渐清晰起来的人影,“他不该今天来打扰我们。” 穿着蓝色斗篷的森之贤者把刚摘下来的槲寄生果实放到坐在他肩膀上的小精灵的头顶,“唔,我有一种很不错的预感。” “预感到我会用弓箭打你吗?那你的预感挺准的。”穿着黑色甲胄的小精灵抖落了被森之贤者压在他脑袋上的槲寄生果实。 “你的小弓箭可吓唬不了我,小家伙。”德鲁伊提着小精灵的衣领从橡树上跳了下来,“不过有人要倒霉了。” “那个倒霉的骑士?”精灵皱着眉头看着德鲁伊闪闪发光的红眼睛,皱起了眉头。 “没错,月圆之夜啊,该说他还真是不走运呢。”德鲁伊笑了起来,“我们的守护者该生气了。” 被西瓜小天使 @没有西瓜的西瓜汁 守宝狂汪和精灵茶的图戳到,特别!可爱!特别!美!根据这个设定摸了个文……精灵茶真是萌炸,而且宝藏守护者的话,四个版本的汪里想想也只有狂汪会好好的做看守,L汪可能会对精灵茶说:嗨呀看守好无聊都没有人来没有架打,枪都要锈了,不然你变身我们打一架吧!!C汪可能就谋划着搞事或者对精灵茶说:看守都没意思不如我们细软跑吧,老子带你去妖精丘看看啊~汪Lily倒是可能比较乖,不过感觉也不像能长期坐得住的人啊,大概也就只有狂汪在做看守上会比较可靠了。 半夜摸鱼感觉自己语死早,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后面可能会有金枪。